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信息中心 > 园区领导 >
转发 微博 Qzone 微信 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
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变焦手机盗刷、偷窥吗?

 

30秒快读

1、百倍变焦手机能做到什么程度?《IT时报》记者在多个实际场景中测试发现,14层楼“偷窥”、二维码“盗刷”、智能门锁“被破解”,它在一定条件下能做到。

2、当百倍变焦成为未来旗舰机的标配时,当黑产提供长焦手机改装成违法偷拍器时,当不法分子执于偷窥时,我们应该警醒:隔窗有“眼”,镜中窥人,窥探的是私隐,镜头反射的却是人性。

一名摔断腿的男人,闲居家中,无所事事。他用一台相机,窥探着邻居的生活。镜头记录了练舞的演员、开Party的钢琴演奏家,还有一宗杀妻案。这是希区柯克1954年经典惊悚电影《后窗》中的情节。

尽管男主人公因为偷窥协助破了谋杀案,但他的行为充满争议。

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变焦手机盗刷、偷窥吗?

 

影片上映66年后,窥私话题依旧受到关注,而本该中性发展的技术有可能成为“偷窥神器”。

2020年,三星、华为、小米相继推出50倍甚至百倍变焦及以上的手机产品,意味着用户可以看到更多肉眼不可见的细节。

百倍变焦,意味着什么?

B站上,一位UP主使用一台华为P40 Pro+的100倍变焦功能拍出离家两公里外的酒店Logo。《华尔街日报》也做过一个测试,一台百倍变焦的三星S20 Ultra手机,可在15米外的一辆车上拍出马路对面4楼窗边用户的清晰面容。

当偷窥目的和百倍变焦手机耦合,隐忧已在。

《IT时报》记者针对商场、便利店、小区等多个场景用多部高倍数变焦手机检测发现,普通民众很可能会因为被“远距离”偷窥而遭遇隐私泄露、手机二维码账户被盗刷以及智能门锁被破解等潜在威胁。

小心,隔窗有“眼”。

记者亲测

百倍变焦能干什么?

站在14层楼上,“我”能看见你在吃什么

黑夜中,镜头不断推进,直至玻璃窗背后的动作逐渐清晰,一对韩国夫妇“坦诚”相见,男女主角并没有察觉,他们的一举一动正被一部手机记录。

某国外网站上,该视频有超过60万次的观看,而同类疑似以变焦手机偷拍的色情视频,在该网站上仍有多个。

一部高变焦的手机究竟有多强大的功能?

在上海某商业广场,记者做了一个测试,站在5楼用华为P40 Pro+拍摄站在一楼的测试者,将镜头放大至50倍左右时,他的轮廓清晰可见。尽管拍摄前,记者提示测试者自己会在5楼拍摄,但对方在一番搜索之下仍未发现镜头所在。

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变焦手机盗刷、偷窥吗?

 

IT时报测试图

这意味着,当偷拍者与受害者相距甚远时,偷拍行为很难为人所知。

测试过程中,商场里不时有保安从记者身边走过,但手机毕竟不如单反相机显眼,保安并没有对把弄手机的记者施以关注。

如果把镜头放大至100倍,它的视力会有多优秀?

14层高的窗前,记者放置了一台三脚架,上面的华为P40 Pro+对准马路对面的测试者,直线距离大约60米。拉升50倍变焦后,镜头背后的那双眼,可以清楚看到位于街角的测试者正在吃什么、手上有几串肉串、吃东西时的各种表情。

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变焦手机盗刷、偷窥吗?

 

IT时报测试图

当你以为周围都很安全时,一部高倍变焦的手机可能会打破你的想象,而你对此,一无所知。

六七米外,“我”能盗刷你的手机付款码

明明没有打开二维码,手机却显现出消费金额提示!

一家便利店外,《IT时报》记者进行了另一项实验。相隔6、7米,以50多倍变焦“偷拍”记者的付款二维码,照片竟然被商家的扫码枪识别成功。如果在商场二楼“偷拍”一楼测试者的手机,照片甚至更加清晰。

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变焦手机盗刷、偷窥吗?

 

IT时报测试图

支付宝、微信二维码更新时间为1分钟,这意味着,一分钟内,如果你的付款二维码被人“偷拍”,而且设定免密支付,便有被盗刷的风险。

《IT时报》记者查阅微信、支付宝相关协议后发现,免密支付金额上限为1000元。

这还可能不是最糟心的。站在4、5米外的转角处,一名测试者输入智能门锁密码,尽管画面有些抖动,但“偷拍者”依然可以根据动作推算出门锁密码。

你的操作,都会被远处那只“眼”记录下来,同样,你对此茫然无知。

深度阅读

百倍变焦手机背后的焦虑

将华为P40 Pro+对准月亮,变焦到80倍左右,月亮撑满了整个屏幕。这意味着,即使坐在演唱会最远的地方,看自己的“爱豆”(偶像)也不需要用到百倍变焦。

“手机相机所谓的100倍变焦意义在哪里?”

知乎这个问题下,一个点赞最高的回答认为,“噱头满满,这是职业摄影师八百年都用不到的焦段。”但一个点赞较高的回答却表示“100倍变焦的价值不在于专业摄影师用到用不到,而在于它可以很大程度方便人们的生活,解放生产力。”

旗舰机将普及高倍数长焦

“100倍变焦实际应用的场景并不多。”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。

在他看来,在旗舰机销量并不乐观的大背景下,各个手机品牌需要创新,而且需要成本不高,用户感官明显的创新,长焦镜头正好符合这个需求,这也是各个手机厂商推出高变焦手机的由来。

潜望式镜头是实现清晰长距离变焦的主要元件。传统相机通过改变镜头距离调整焦距,但手机镜头却无法推拉,潜望式镜头利用棱镜反射原理,可以在手机相机镜头上实现光学变焦,甚至还能兼顾手机厚度受限的因素。

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变焦手机盗刷、偷窥吗?

 

图源/网络

如果再来对比传统手机数码变焦,潜望式镜头的图像质量也更高,因为前者实质上只是拍摄高像素照片后不断放大裁剪。

从2019年开始,华为、三星、vivo、小米相继发了带有潜望式镜头的旗舰机,变焦的距离也越来越长,20倍、30倍、50倍,直至最新的100倍。

华安证券数据显示,以华为P30 Pro为例,包含潜望式镜头的整个后置四摄模组成本约为65-75美元,其中潜望式摄像头的价格约在20-30美元,包括棱镜2-3美元,镜头2-3美元等。

相对较低的创新成本和可感知的变化,令潜望式镜头在高变焦手机中走红。

孙燕飚预计,今年9月以后,潜望式镜头将成为各品牌高端旗舰机的标配。而据华安证券预计,2020年搭载潜望式摄像头的手机出货量有望达到一亿部。

黑产蠢动 无法抹去的隐忧

今年2月份,三星发布了S20 Ultra手机。这款宣传主打的100倍变焦和1亿像素。这也是100倍变焦手机相机的起步。

一位IDC资深研究员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在发布会上,她很不安。“你绝对不希望你诡异的邻居能拥有这样一部手机。”她害怕自己的隐私空间被侵入。

隐私空间,是她的生活和工作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记者曾做过一次针对工作场景下的偷窥测试:一家咖啡馆中,一名私家侦探隔着5米距离清楚拍到这位记者电脑屏幕上打的句子,“我知道你在偷看我!”这也可能是这名记者的无声抗拒。

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变焦手机盗刷、偷窥吗?

 

图源/网络

一位网友在飞机上隔着两排距离,拍到一位乘客正在修改的文件,甚至连铅笔画上的标注,也一清二楚。尽管这位网友表示,她不是恶意偷窥,但手机相机让她难以抑制自己的“好奇心”。

三星发布S20 Ultra之后,英国《每日邮报》发文称,担心一些用户误用这个技术做一些邪恶的事情,比如从远处偷窥他人的床和办公桌,但文中透露出无可奈何。

今年4月,小米集团副总裁常程在微博上发表不当言论,将小米10青春版这款50倍变焦手机描绘成可以“偷窥篮球场男生裤裆开裂、对面女生宿舍的神器”,并因此引起舆论质疑。

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变焦手机盗刷、偷窥吗?

 

图源/网络

只是,风波平息后,担忧声在网络世界中再度沉寂。

华为花粉俱乐部中,多位网友笑称不要用P40 Pro+ 100变焦功能偷窥别人,玩笑背后,是意识到的潜在风险。

与善忘大众不同的是,窥私欲望暗流涌动,而黑产已蠢蠢欲动。

法律上,生产、出售微型摄像机、针孔摄像头等偷拍器材属于违法行为,电商平台上此类商品都属于禁售商品,但在黑产圈,有卖家正在提供长焦手机的改装服务,购买者可以将其作为微型摄像机的替代品。

“放心吧,原来的镜头功能还能够用,远距离、近距离都能看!”一位卖家给记者报价,在一台华为P40 Pro+上搭载一个针孔摄像头收费3000元,而改装一台P30 Pro的价格是1500元。另有一位卖家宣传称,如果不放心,改装费用可以在闲鱼、转转上支付,收到货后再确认。

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变焦手机盗刷、偷窥吗?

 

手机相机本该记录一个光与影的世界,只是在偷窥欲望下,偏离了轨道。

记者手记

一部看清世界的手机

一个放大欲望的镜头

测试中,记者反复问自己:这是不是一个需要全社会引起关注的问题?我们到底是在警醒,还是在教唆?

但在实际采访中,答案变得越来越清晰:对工具的恶意使用,并非不存在,只是隐藏于冰山之下,我们需要让这些暗藏的风险浮出水面。

今年5月份,一加8 Pro手机因后摄配备红外光敏摄像头,因其可在某种程度上透视物体而引发争议。最终,这一功能被叫停。

隔窗有“眼”:我会被100倍变焦手机盗刷、偷窥吗?

 

图源/网络

如今,潜望式镜头、高变焦手机正逐渐进入人们生活,当它成为比人类视力更好“眼睛”时,被不良使用的概率大大增加,毕竟,谁会注意一个玩手机的人呢?

那么,面对有可能存在的偷窥,我们能做什么?

给手机贴上一层防窥膜,输入门锁时遮挡手指,拉上房间的窗帘……不要忘记,人眼不可及处,可能还有一只“眼”。

或许有人会说,如此防范有些悲观,甚至有些杞人忧天。

很多人愿意相信,技术本质是中立的,但事实上,技术放大了人性的欲望。与看清世界的幻想相对应的,还可能有困扰、损失和伤害。当不法分子执于偷窥欲,技术开始带着戾气,它会给一些人的生活带来伤痕。

福柯曾提出了全景敞视理论,其核心是如果囚犯被关在一个透明可视的监狱中,他(她)会因为担心被监视而实现自我约束。同样,在信息时代,越来越便利的偷窥工具(无论手机还是摄像头)如同全景玻璃窗外的监视器,它可以侵入个体的私密空间,也能远远地窥探普通人的一举一动,而人们一旦意识到这点,将不再拥有内心的自由。人们正被动地接受“全景敞视”的到来,不管偷窥中带着好奇还是恶意。

有解决方法吗?直至操作完这个选题,记者并无太好答案。韩国和日本为了防止偷拍,要求在本国销售的iPhone拍照时,必须有快门响声,但在长距离拍摄时,这个限制失去了作用。

回看《后窗》,豆瓣上有一条高赞评论:如果结局警察发现谋杀案不成立,这部片子结局会更好。

隔窗有“眼”,镜中窥人,窥探的是私隐,镜头反射的却是人性。